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内容详情

私服其实很多时候非人民币玩家不但是游戏人气的缔造者更是潜在

  • 作者魔域一条龙
  • 来源长久版
  • 点击35
  • 日期2019/6/21 2:46:29

玩转魔域征文活动上线,本期新话题“夫妻副本”,来既有机会得270魔石 >>详情点击斜阳夕照,染卡萨城天地为血红。落日沉沦,化双心湖尘世为暗黑。

我,独自守窗,想着某一年,某一天。那年的城市,夜雾深浓!异乡的旅人,醉在树心城旁!

如果,生命可以长久保存,如果,生活可以舍弃追求,如果,爱只是一个轻轻的惊叹号或省略号。那么,我的文字注定在漆黑的夜色里,注定萧索,犹如用不见阳光的迷梦沼泽。我的理想将面对曲解,注定匮乏。

现实和魔域里一样都喜欢躲在无人的角落里,用自己的呼吸数着自己的心跳。要用多久的时间,你才了解我的心意?要用多少笔墨,你才能明白我的祝福?

月有圆缺,人有离合,花有兴谢。此事自古难成全。任谁也无法更改并解答。我也一样不能。

在岁月似水,季节如歌的匆匆流年里。隐藏着多少不安?潜伏着多少无奈?在双心湖的高树月下,是谁和谁,在幽幽抽泣?转过脸,是谁?让泪水加深了这双心湖的夜色。

理智有时会变成一种痛,一种藏在心里无法言喻的痛。

赋新词真的需要强说愁吗?无病难道就不可以呻吟吗?理智真的敌不过无知吗?现实真的至于如此吗?

深入魔域也一年有余了,看着身边的朋友来来回回的换,军团一步步的壮大。我收获了真诚,这已是我唯一硕果仅存的信仰了。我不需要去讨好谁,我也不会去骂谁,甚至不忍去恨谁或谁。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呢?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呢?我不知道。

他们说:静止的是参照物或运动的是参照物,我始终不懂。就好像不知道这样的平静,是麻木还是清醒。

我品味血族的洒脱与鬼魅妖艳,你们笑我痴狂,对,我是白痴,我是在抱怨。

我仰慕战士的放荡不羁与豪爽,你们也笑我,对,我是无知,我想要得到关注。我欣赏法师的魔法无边与低调,你们骂我。对,我的确幼稚。我不能游说每个人,也无法左右任何人。

只想做单纯的自己,魔域只是我的一个欣赏乐园,里面隐藏了无数的没。不单单是厮杀争斗的快感,就像快节奏的现实生活,总有些角角落落隐藏着无法发现的美好。

我只是魔域里的一个过客,一只路过文学大树的小鸟。一切,都会烟消云散雁过无痕的。不需要记住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本身就是一种错误。曾经的错误,我又固执的将它继续。延绵到了文字里,造成理解上的偏差。

这些我都能理解。真的理解。因为我早已说过,没有一个人能讨好所有的人。就算有,也绝不是我。

有人说:人类的生命,始终是种循环的共生,一种重复不休的来与去。

我们都有青春,也都将会老去,都会行过浪去浪去起伏的生之水路。而其中的爱恨痴嗔,就是那水中永无止境的回圈。所以,我们会在他人的故事里流下自己的眼泪,点点滴滴,汇众川而成汪洋。是海天一色的风景。人因此生来单一却不孤独,只因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路,是独自建立在高耸幽巍的崖上,我们只是踩在前人行经的路径,去开拓属于自我生命的宽度和广度,最后的终点,则是公平的殊途同归。

我说魔域里也一样;无论你是多么强大的职业多么震撼的场面都一样是一种暂时的美与吸引。真正吸引你的应该是里面各个角落的美,卡萨诺城堡的庄严、树心城的华美高贵。双心湖的梦幻、戈壁的号角、冰山的冷酷、等等等等。这些美你们都没有发现厮杀征战已经泯灭了你的心灵。

我知道,总有一天,花会凋谢;我明白,总有一天,人会死去;我也相信,总有那么的一天,爱会流传。

走在三更历历孤明的寒星下,我也会轻轻的忆起那些与我相遇之后,最后终究背身而去的人们。我知道,我们都是对方舟船上摆渡的过客。撑一竿,渡一程,就已经是能给的所有。

因为,大海的宽广,是在于汇集大大小小的川流;生命的汪洋,是在于包容深深浅浅的缘份。

魔域,因缘结遇,随心而喷发,遇山川而绕,遇江河而飘。

心,因为宽容而显得真实,爱,因为宽容,才能被看见。